Global Lamrim 2 全广二

全广二

【全广II】第225讲 释仪中诸智者异门——题纲研讨

  大家可以想一下:光是学完了这个深见的传承和广行的传承,就要花很久的时间,然后再对所闻的教义、次第各个扼要——注意下面这几个字——「反复地思考、衡量、细察;并为了使心中熟习,勤奋地串习其中的所缘行相」。观察得到定解之后,还要经过串习。「由此对于佛法心要——三乘道次第圆满道体,生起了特殊的觉受。」这样的一个用功法!走的路线非常地清楚——亲近善知识、听闻正法、如理作意,然后法随法行,基本就是这样的次第。很精彩呀!乘愿再来的大菩萨,他学修的次第也是按著这个严格的次第而学修的,非常值得我们思考! [01′55″]

【全广II】第224讲 明当随于何规——题纲研讨

  在这座寺院里圣教非常地盛行,这里面诸智者们的说法方式,就如下文提到的:「则许三种而为初要:谓正法造者殊胜、正法殊胜、如何讲闻彼法规理」。讲法一定要具备这三个条件,这非常重要!讲法必须具备这三个条件,就是这座寺院的一个讲规。 [01′12″]

【全广II】第223讲 释仪中诸智者异门——题纲研讨

  下面我们来看仁波切的讲记。胜那兰陀寺以三种清净门宣说正法,那兰陀寺的讲法传规就是这样的。另一种方式是什么呢?「后时」,就是之后,继那兰陀寺之后,印度另有一座很大的寺院,叫止迦摩囉室囉寺,也就是戒香寺。这里边所有的智者讲说的方式,在义理上和前一种讲规大致相同,但字面上不太一样——说的方式不同。 [01′56″]

【全广II】第222讲 释仪中诸智者异门——题纲研讨

  仁波切多次讲过:说法的时候坐在高高的法座上,要观想诸行无常。这一切都是三宝给的,对于众生应该怀着一颗彻底恭敬和虔诚的心,去礼敬所有的出家人,甚至是一个流鼻涕的小沙弥! [01′15″]

【全广II】第221讲 释仪中诸智者异门——题纲研讨

  仁波切在这里说:「一定要思考这对他人是有利益的,或者这对他人是否能有利益?一定要怀有利益他人的心才说法,这是根本!在这之上言语清净——能无谬宣说论典义理,这才是轨范语净的意思。除此之外,不能说即使轨范师的相续不清净,但所说的法仍是清净的。」仁波切不承许这种说法。 [02′11″]

【全广II】第220讲 释仪中诸智者异门——题纲研讨

  下面我要讲的是依据《六世赛仓大师文集》中《殊胜赞广释》中的内容。陀尊兄弟生于印度一户世代信仰供奉大自在天的家庭,这个世家善巧并且爱乐行持六件事:读诵《吠陀》典籍、令人读诵、修习火供、令人修习火供、布施、受取六事。哥哥出生的时候取名陀尊成就尊,年幼的时候通晓总体婆罗门的《吠陀》教典,对于外道所有的典籍也都能够通晓无疑,得到了智者的美名。他依著祖先传下来的规矩,长时地供养大自在天。但他不仅读诵外道的典籍,同时也读诵内道的典籍,并且完全地通晓其中的意涵。因此他看到佛世尊的至言无倒地开示了苦及苦因,以及遮灭苦因之道,是具有殊胜意涵的教典,至于其他外道的典籍就不是这样的。 [01′46″]

【全广II】第219讲 释仪中诸智者异门——题纲研讨

  那兰陀寺建寺的地址是舍利弗的出生地,舍利弗是赫赫有名的佛陀的大弟子,那么关于阿育王,我想给大家稍稍介绍一下。 阿育王是佛所授记古印度的护法国王,在公元前304~232 年间。 阿恕伽是他梵语的音译,义译就是无忧,前世为德胜童子,他在小孩的时候就喜欢玩土嘛! 玩土的时候,他是太有福报了,就看到了佛陀托钵在乞食。 他看到佛陀的时候就心生大欢喜,因为一个孩子也没有什么可以供养的,就想:把那个土当做食物,供养给了佛陀,然后发愿成为王。 [01′24″]

【全广II】第218讲 释仪中诸智者异门——题纲研讨

  在当时的那兰陀寺,有「五百大乘阿阇黎和「陀尊兄弟」俩,哥哥是陀尊成就尊,弟弟是陀尊安乐主。 陀尊安乐主是《胜天赞》的作者,这本书非常有名,在《丹珠尔》中都有收录。 这两位都是印度班智达。 那兰陀寺大概是阿育王时开始有雏型,之后具德日开始与主圣者龙树——就是龙树菩萨把它扩建了,成为印度的内道教徒讲闻、学习的主要寺院。 「以讲闻大乘法之门」,透由讲说、听闻大乘教法的方式来兴盛扩建寺院,而成为「印度诸僧团中最殊胜者」。 [01′55″]

【全广II】第217讲 释仪中诸智者异门——题纲研讨

  这一段说明关于「讲说方式」,智者们有哪些不同的承许:对于讲说的轨理,过去曾经出现过两派的承许。 一派是胜那兰陀寺,上师说:这是以前阿育王在舍利弗尊者的诞生地所修建的一座安置大乘经函的宏伟经院。 五百位大乘阿阇黎、陀尊兄弟以及龙树菩萨等等,都曾驻锡其中,以讲闻大乘佛法之门加以扩建,并且是印度各部僧团中最极超胜的寺院。 解释那兰陀寺。 那里的智者们承许透过三种清净的方式来解说正法,这三种清净即是师长的言语清净、弟子的相续净、所诠述的法义清净。 [03′30″]

【全广II】第216讲 明当随于何规——题纲研讨

  我们每天的日程都排得很多,如果到了听法的时间没有做好听闻轨理,就等于这个程序是不对的。 这个程序是不对的话,到时候就像师父常常用做饭的例子,做饭的程序不对的话,做出来东西就是没法吃的。 那我们听闻佛法也要注意它的次第,和它井然有序的这个家风啊! 如果每次都不注意听闻轨理,那么由于听闻正法所得到利益那个部分就会受损,所以这个算账是很清楚的! 就像如果一个医生给病人作手术的话,那多少道程序? 一條一條的,那一個都不能差的! 就比如说洗手这件事是非常平常的,进手术室之前的医生洗手那真是非常彻底的! 然后多少种手术器具要什么、要什么、要什么,那都不能缺的。 因为观待着一个人的生命和健康呀! [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