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样的一个慨叹,师父就讲了头面俱肿是怎么样严重,也说了一个现代的修行人,他修行了般舟三昧。 在这里师父讲了几个很重要的问题,一个是要想成功一件事情,要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要坚强的意志力;还有就是正确的方法。 有了正确的方法,照着这个坚强的意志力坚持下去,就能够成功。 但还要有正确的指导,如果没有一个正确次第的指导是不行的。 [08′55″]

  所以谈到这一点哪,我自己内心上面有一个感受,最早以前我那个时候看书啊,曾经看过几个公案。 这个紫柏大师是明末四大师,这是个很了不起的大德,所以那个时候人家称他为紫柏尊者,因为他的成就,他大彻大悟了。 那么他大彻大悟了以后,他自己就好辛苦啊,也参了个话头,他起疑情。 这个传记上面说他,描写他用功的情况——疑至头面俱肿。 这个头面、身体都肿起来,这样。 后来就开悟了,开悟了以后他说了一句什么话:「唉! 假定我在大善知识如临济、德山会下,一棒便醒,何用如此这般! 」那我们单单看那个传记就这样,好像轻轻松松的几句,现在我这个简单地跟你们说一下。 [00′59″]

  先看「头面俱肿」是什么情况? 我们无法想象这头面俱肿是怎么一回事情啊,不大晓得。 那么这个地方,我提一个,这也是现代的人,这个人将来你们有机会见到他的,今年还不到四十岁恐怕,我忘记掉了。 他有一个时候他自己一个人用功,干什么啊? 闭「般舟三昧」,闭般舟三昧。 那个事情也不知十几年了,那时候我才刚去美国回来了,回来了以后啊,他一看见我回来,就来找我,就跟我谈。 说他也在一个佛学院念书,我说你去念佛学院嘛就去念了。 他也跟我说:「唉呀! 我实在在这个地方念不进去! 」我也晓得他是个修行人,那么现在一般的佛学院里面都弄课程排了一大堆,还要什么英文啊,还要什么日文,他尤其是没有兴趣,这样。 后来我就说你这个既然念了,好好地把它剩下的三年念下去。 他说:「法师你回来干什么? 」我说我回来要闭关,我就跟他简单地……。 他跟我一直住了三天,后来他就回去就开始。 [02′01″]

  然后呢,做那个般舟三昧,没有人知道它。 我说:「这般舟三昧,不这么容易的,你不要贸贸然啊! 」他一定要去做,那好,那既然这样做,告诉他那个办法。 其实我也是个外行说实在的,不过那因为学过教法,大概的次第了解一点,我就告诉他。 那么所以他回去了以后,他就写信跟我说,我现在怎么开始……。 当然这个跑,绝对不是说,哦,我订一个功夫一口气,到晚上,这样! 是那么先慢慢的次第,照着哪几样重要的东西。 第一个,第一个就是外缘哪,这个没有其他的路好走——一刀两断! 那么然后呢自己准备的功课,一方面准备功课把那个的身心调治;然后,后面开始就每天开始走。 刚开始的时候试试走二小时,唉,走得觉得很辛苦,走了以后慢慢觉得就好了,开始变成三小时、变四小时,到后来慢慢地可以走到,每天走到二十小时,就这样。 这个不容易呀! 你们没走过,觉得二十个小时轻轻松松,你们走走看。 不要叫你们走二十小时,就叫你们一口气走两小时,就受不了。 [03′03″]

  我另外一个经验也是,那时在,就是在纽约乡下,有两个学生,有一个是外国人,我刚去的时候他们就修行。 我说你们不要急啊,他们急得要命,我想急得要命也没办法啦,反正你上面那个这个大殿很空,你就去试试看。 他也是弄个功课表摆在一天,第一天不知道怎么苦熬过去,我不知道,第二天早晨一大早他说:「啊! 师父,不行了。 」「为什么啊? 」「在那里就是上半天还可以,到了下半天哪,是坐立不安,自己又说了不出来,不出来又不行,到最后熬到晚上,实在不行! 」所以这是包括我自己的经验,我周围的人。 [03′45″]

  那么我刚才说那个人哪熬下去,就走走走走……他第一次三个月并没有什么多大的效果,效果不大。 但走到后来啊,他就发生了什么现象呢? 发生水肿,那个腿都肿了。 要我们哪,啊,那稍微受一点苦就受不了,他那个开始一点肿,他因为已经听说过,晓得古人的经验,你没有这个意志克服是绝不可能! 他那个手按下去的话,按了下去手指拿掉,一个洞,就不回来了,就这样。 然后呢要半天、半天,它那慢慢又这样,这样地厉害法! 刚开始脚,到后来那个大腿,到后来到那个下半身整个都肿了,他还是咬紧牙关做下去。 那么到了三个月没什么消息,好、好,休息一下再来,那第二次又来。 那第二次来了情况就不一样,就这样。 他那个时候又描述啊,到后来到二十小时以上,他说他四边、中间都不靠的。 那个佛堂那个佛像摆在中间,那走过,走过去他有的时候实在累了,累了他跑到墙壁上这么轻轻一靠,一靠就睡着了,一靠马上睡着了! 睡着了马上就「咚! 」跌下来,再爬起来! 有的时候坐在地上想不爬起来,哦! 不可以,那撑了个半天又撑了又直在那里,不能靠到墙,一靠到墙他马上就睡着了,这么严重法! 所以这个意志力,意志力啊! [05′08″]

  在这种情况之下,但是他慢慢地、慢慢地继续下去的话,欸,有意思,来了,境界来了! 然后产生轻安,这样,然后呢慢慢地消掉了。 后来他那个轻安的、心里的无比地清凉,实际你心里上如果没有的话,绝对没这个力量支持你的。 所以具要两个条件,一个有坚强的意志力,没有坚强的意志力是不行的;还有呢,正确的方法。 有了正确的方法,照这个坚强的意志力,坚持下去。 如果没有正确的方法,正确的指导的话,他得不到真实相应的这种境界。 真实相应的境界这个得不到的啊,白吃苦,没有用,没有用! 所以他两样东西总算都得到了,后来身心上慢慢地消了,他感到无比地清凉啊! 那个所有的世间的烦恼,这个清凉啊,无法形容的! 你们真正用功,你们一定会体会到,那是种无比地欢喜。 [06′01″]

  那么清凉到什么情况呢? 我普通可以说的就简单说一下。 他这么辛苦法,平常他的食量也很大,因为我们刚出家的都是啊,大家持午的人都有这个经验,等到你开始持午没有多久,刚开始不习惯,等到晚上多久不吃的话,欸,胃口非常好,食量很大。 我们平常有那个钵啊满满的一钵,有的时候还不够,还要吃两餐,到后来他慢慢地饮食减少。 他每天啊我们这个小碗,稀饭稀稀的大半碗,不能再多吃,多吃吃下去啊,而一天最难过的时候,就是吃过饭那个半个钟头。 吃过饭那个清凉的感觉就没有了,就这样,然后身心都会沉重,这是第一个。 [06′46″]

  第二个好处,慢慢、慢慢地相应了以后啊,夏天这像蒸笼一样,他还戴着一个毛线帽子,像那个盔一样,欸,他也不觉得,不觉得热。 (今天他拿掉了,因为他那两天才感冒。 )然后到了冬天,到了冬天我们晓得这里天气还是满冷的啊,他还是那个帽子,还是那件衣服不觉得冷。 所以他这个真正地来的时候,不是我们说硬作的事情,就是这样。 所以我这地方我倒顺便的提起来他那个公案,他做的过程当中啊非常辛苦,他一共试了三次。 在这种情况之下,离开那个开悟还远得很,还一大截啊! 这样。 所以我们平常听别人家说很容易,头面俱肿,好像一个故事,如果你们自己试一试,就晓得这个头面俱肿辛苦的状态。 [07′36″]

  好! 师父为什么要讲这样一个故事呢? 说前面提到师承,很重视师承,师父说谈到这一点,他内心里有一个感受。 然后就提到了紫柏尊者,紫柏尊者参话头,起了疑情。 他的传记里描写他用功的状况,就是这个疑情把他折腾到头面俱肿。 其实我们看了传记,可能这四个字就过了,头面俱肿之后他就开悟了。 开悟之后,他说:「唉! 假定我在大善知识临济或者德山会下,一棒便醒,何用如此这般啊! 」就这样慨叹! [08′19″]

  因为这样的一个慨叹,师父就讲了头面俱肿是怎么样严重,也说了一个现代的修行人,他修行了般舟三昧。 在这里师父讲了几个很重要的问题,一个是要想成功一件事情,要具备两个条件:一个是要坚强的意志力;还有就是正确的方法。 有了正确的方法,照着这个坚强的意志力坚持下去,就能够成功。 但还要有正确的指导,如果没有一个正确次第的指导是不行的。 [08′55″]

  师父还讲了纽约乡下有两个学生。 他们急啊,急得要命! 这个急得要命的状态——我们有的时候都可以体会自己会进入那种状态,就一直想要得到自己想得到的那件事——结果就上去闭关了,然后第二天就跑出来了。 为什么? 因为什么都没有准备。 [09′16″]

  而修般舟三昧的这个修行人,他一开始了解了很多,次第都很明显,而且他非常清楚开始先走两个小时,一点点练;后来练到了走二十个小时。 但是就算按着次第来,也是很辛苦,师父讲他那个肿,肿到按下去有一个洞都回不来了。 [09′38″]

  如果一直走,不坐、不卧,这个应该是拿出拼死的精神吧! 才能战胜那种首先是会想睡,然后腿大概是痛到不行了吧! 走到极点,腰也会痛吧! 不知道全身骨头是不是都会痛? 他就全都肿了,甚至靠在墙上一下就睡着了,然后会跌倒在地上,跌倒在地上没力气爬起来,他还要再爬起来、再走,就是这样子。 而且,注意哦! 是三次,一次是九十天哦,是进行了三次这样的训练! 所以可以想象这个修行人如此坚强的意志力! [10′20″]

  最后他得到了那个境界是什么? 冬暖夏凉都没问题。 饮食方面,吃一点点就可以了,不能吃多,因为吃多会妨碍他的那种清凉。 对物质的依靠降得很低、很低,但是心里却非常非常地清凉和舒适。 然后师父说不仅仅消肿了,他感到无比地清凉啊! 那是所有世间的烦恼好像不见了,都是如此清凉,是无法形容的! 师父后面讲说:「你们真正用功,你们一定会体会到,那是种无比的欢喜。 」 [10′58″]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小闭关的经验? 闭关的要求通常要做很充分的准备。 尤其师父这里边强调说:「没有其他的路好走——一刀两断! 」就是外缘。 不能坐在关房里朝三暮四,把从小到大的事都想出来了,好像坐在闹市里一样,那就没法专注在善所缘上。 所以无论是闭关、无论是听法,其实都要有一个师承、有一个善知识指导,这样的话我们会少受很多苦。 [11′29″]

  师父用这个「头面俱肿」的强度哦! 一个修行人有这么坚强的毅力,撑过了头面俱肿那样难以想象的一个难关。 走不动了的时候、身体全肿了的时候,而且他又一直都不休息,可能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会不会这样累死啊? 但是为什么他能坚持下去呢? 就是他有坚强的信念,觉得这样佛菩萨一定会加持他。 就这样地把它完成了! 用这个例子,讲一下「头面俱肿」是一个怎样痛苦的过程。 [12′04″]

  像紫柏尊者就经历过这样的过程,然后开悟了。 开悟了之后,其实他应该说:「哎呀! 我终于经历过这样头面俱肿的过程,开悟了! 」应该是这样的无比欢喜才对。 可是他说:「如果在大善知识临济、德山会下,一棒便醒! 」就是:我根本不用经历这个头面俱肿的痛苦,只要被善知识棒喝就可以开悟了! 师承,可以让我们少受很多苦,不走弯路就能够去证悟、能够去开悟! [12′42″]

  我们会在修般舟三昧这个公案里,看到在修行人、在佛的弟子里,居然有这等精彩的人啊! 他能够拼了命地用这样一个顽强的意志,想要去证悟佛法,而且就是我们同时代的人,真的是很佩服! [13′00″]

TBA


题纲研讨:​​

  1. 在今天段落里面,师父讲了三个人修行用功的状态:紫柏尊者、修般舟三昧的修行人、纽约师父的弟子,请讨论这三位的修行,有哪些得力、不得力的地方?
  2. 师父讲这些故事,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3. 在我们学习的过程当中,我们有没有“急”的心态?急的现行是什么?是否也有“不急”的现行?
  4. 透过师父讲的这些公案,我们学到了什么?有什么启发?
References 参考资料:​​
  1. 【全广 II】第 78 讲讨论题纲(一)/如英法师
  2. 【全广 II】第 78 讲讨论题纲(二)/如净和尚
  3. Global Lamrim II — Lecture No. 00xx, BW Monastery 吉祥宝聚寺
Recent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